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网上爆料平台(www.zhaobaoliao.com),第一时间更新
当前位置:主页 > 明星爆料 > 正文
欢迎加入我们的微社区:关注

专访张涵予:拍完《追捕》旧伤复发,这个戏太辛苦

时间:2017-09-09 14:12 来源:未知 作者:找爆料 阅读:
 

 专访张涵予:演《追捕》圆了自己儿时心愿

搜狐娱乐讯(森月/文李楠/视频玄反影/图)张涵予是最近几年中国电影银幕上的一位典型硬汉了,他从《集结号》开始,到《智取威虎山》、《湄公河行动》,一直在银幕上塑造铁骨铮铮的中国男性形象。张涵予说,他从小喜欢的就是杨子荣、高仓健这样的人物,机缘巧合,他先是演了杨子荣,接着又在吴宇森导演的新版《追捕》中饰演了高仓健曾经塑造的经典角色——杜丘冬人。

张涵予看了三十到五十遍《追捕》,这部电影让他选择了配音作为自己的专业,他能将电影里所有人物的台词倒背如流。然而吴宇森导演却用了典型香港导演的方法去拍这个戏——他没有给出完整的剧本,演员在现场有很大即兴发挥的空间。又要讲中文,又要讲日语,还要跟福山雅治飙英语,这对张涵予来说挑战不小。

然而更大的挑战确实他的长项——动作戏。回归枪战戏的吴宇森在片中安置了大量的打斗戏份,不仅戚薇受了伤,连拍动作电影的老司机张涵予也没能幸免,他在经典的吴氏白鸽戏里,不慎腰撞横木,戴腰封一个多月。接着又复发了胳膊上的老伤,直到过了一年多,人都已经来到威尼斯做电影的宣传,张涵予抬起右手手臂还是有些艰难,他有些担心自己后面还能不能接剧烈的动作戏,几个在看的剧本也一直犹豫着。他说,拍这个戏真的太累、太辛苦。

搜狐娱乐:最初接到这个电影邀请的时候会觉得有点意外吗?

张涵予:对我来说,接演这个电影有特殊的意义。很多人也许不像我这么印象深刻,当时在看老版《追捕》的时候我正上初中,这个电影我看了三十多遍。那时候也没有录音机,录像机,就要到电影院去看。我要记这个电影的台词,我把所有台词从头到尾背下来了。因为这部电影,喜欢上了配音。老版《追捕》是上海电影译制厂制作的,集中了一大批优秀的配音演员。我走上配音这条路就是因为《追捕》。不管男女角色,台词我都背下来了,模仿他们的声音。我的朋友说,你学唐塔大夫的声音是最像的,就是邱岳峰配音的。当年高仓健的形象深深震撼了我,在这之前我们见到的中国男人的形象都是唇红齿白、浓眉大眼的那种,工农兵的形象。高仓健的杜丘冬人让很多人知道男人还可以这样,所以很多人理了杜丘冬人的板寸,穿上风衣,把领子一立,学高仓健。我特别崇拜他。

所以,当寰亚的老板林建岳先生给我电话,说要拍《追捕》,导演是吴宇森,让你来演杜丘。我当时很兴奋,但是冷静下来又想,怎么拍呢?我们不会把原来电影再拍一遍吧。但实际上我们这个电影是买了小说版权,我后来等了一年的时间,本来六月通知我,八九月份开机,一直拖到转年的六月份才开机,这中间我为了等《追捕》推掉了很多事。我比较幸运的,我喜欢杨子荣,就拍了《智取威虎山》,杨子荣是我五岁的时候崇拜的英雄。《追捕》是上初中的时候的记忆,我把高仓健当成了自己的偶像。今天我又演了偶像的电影。

搜狐娱乐:做了哪些准备工作?

张涵予:之前的电影我其实不用看,我看了可能有五十遍了。前年高仓健去世了,勾起了我的回忆,我到网上找《追捕》,缅怀他。他为中日友好做了很大的贡献,这个人也非常令人尊敬。那天我看了老版《追捕》的片尾,当音乐一想起,我顿时泣不成声,哭了大概一个多小时,哭得头晕眼花。更重要是想起了我小的时候的那段经历,那种对艺术热切追求又摸不着门的懵懂感觉。我想这个电影公映的时候,会有很多当年像我一样看过老版《追捕》的观众,会走进影院看看,他们也会有这样的感受。

搜狐娱乐:这一部电影既老又新,你的角色杜丘不再是一个检察官,而是一个律师。

张涵予:对,老版《追捕》不是一个鲜明的类型片,新版是一个动作、枪战商业片。老版《追捕》几乎没什么动作,枪战也少。过了四十年了,年轻人现在观影的习惯就是节奏很快。所以这个电影既能让观众怀旧,又能满足当今年轻观众的审美需求。老电影的元素是,杜丘、真由美、矢村警长名字都没有变,故事脉络则更加复杂。

演员必须要相信自己饰演的人物。我的人物是一个国际律师,华人,他受雇于日本的制药企业。在一开场的party上,他就要打算离开了,结果卷入了一桩谋杀案,还没走就成了杀人犯。人物设定就是一个警察抓一个逃犯,虽然逃犯蒙受不白之冤。在逃跑中,两个人从敌人变成了朋友。

搜狐娱乐:电影拍摄时没有完整剧本,这种即兴发挥空间很大。

张涵予:香港导演习惯没有完整剧本,只有完整故事框架,每天想细节。这种创作方式对动作片是可以的。如果是文艺片或者纯故事片是必须要有剧本的,要打磨很长时间的剧本。动作片,动作还是主要的。我跟很多香港导演合作过,已经习惯了这种工作方式。

搜狐娱乐:可是你在银幕上又要讲日语,又要讲英语。这怎么即兴发挥?

张涵予:我不会说日语,但我们整个剧组都是日本人,我想到一句,就跟剧组的人说,有好几种方式可以表达这句话,既要选择简单——我容易学会,又要不能特别地道——因为我的角色毕竟是华人——你想一个这样的翻译。但如果没接触过日语,挺难的。有的是头天写好,自己回去背。我们有专门学日语的老师,也有英文台词指导。

搜狐娱乐:吴宇森导演很喜欢放鸽子,但这次放鸽子是在您和福山雅治的一场打斗戏里,干脆把鸽子笼放在你们身边。聊聊这场戏,鸽子在旁边飞会让你们的表演分心吗?

张涵予:不会。那场戏,我打的时候,往后一躺,一根木头正好撞到我腰上。一个月的时间,我都戴着两层腰封拍戏。特别狠地撞上,我登登登往后一躺,心里想完了,拍不了了,因为我有很严重的腰伤。然后就是车过来,把鸽子笼撞开,鸽子扑棱扑棱飞了。这场戏拍了很多回,鸽子有时候飞得不好,得重新飞。我在配音的时候看过一些电影片段,完整成片我还没看过。我记得片中有一个是他即将对我动手的时候,一只鸽子飞了起来帮了我。这一段还挺温暖的,有吴导演的鲜明的风格。

搜狐娱乐:听说戚薇也受伤了。

张涵予:她是打斗的时候削到脑袋了,我是腰受伤。后来在制药厂场景,有很多打斗,我也因为没活动开,不停地打,那段时间也特别疲劳——那段时间我正好回国来宣传《湄公河行动》,连夜不停地跑——这条胳膊老伤就犯了,到现在我的胳膊抬不起来。一拳下去我的胳膊就动不了了。但还得继续拍啊,所以就勒住,喷了很多药,回到房间晚上特别难受。到现在一年了,我这胳膊还是抬不起来。我现在听他们的,在扎针灸,否则以后我没法拍打戏了。这个戏很累,辛苦。

搜狐娱乐:近几年,从《湄公河行动》、《战狼》等等电影能看到中国硬汉的形象了,您怎么理解中国式硬汉?

张涵予:其实我们早就有了,我们从《集结号》开始就有了很多。我至今难以忘记这部电影。《湄公河行动》之后又出现了《战狼》,中国式的这种英雄,唤起了观众爱国的情怀。《湄公河行动》是根据真实案例改变的,包括林超贤的《红海行动》,都是中国崛起之后全国观众的爱国情怀,中国终于强大了,我们在很多地方已经有了话语权。这伴随着一种升腾起的民族情绪。好莱坞的电影里处处都有他们的英雄,但电影应该多元化。

搜狐娱乐:您到现在还没看过全片。

张涵予:没有,在威尼斯播放的这是国际版,11月24日咱们国内上映的有两个版本,除了国际版,还有全部都讲中文对白的版本,你到时候可以选择。

搜狐娱乐:现在在准备养伤还是又投入新的工作?

张涵予:后面有几个剧本在看,但我还没下决心要不要演,因为都是强度很大的动作戏,而且都是在海外。因为胳膊到现在抬不起来,还在犹豫要不要接,在观望,在休息。

(责任编辑:找爆料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评论列表(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